从“红黄蓝”虐童案看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变迁

关注    使用后续App可以关注该事件

本事件线索由 后续贾霄 提供。


刑事案件   虐待儿童  

人物

红黄蓝教育

刘亚男

时间线

2013年9月,《教育法律一揽子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布,民办教育修法大幕正式拉开。本次修订的重点关注在于“能否以营利的目的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2015年12月二审通过,正式删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这一条。然而,基于民办促进法的顶层设计出现了较大分歧,原定于2016年6月组织的三审延迟到10月举行。

国金证券

2016年11月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闭幕。会议以124票赞成、7票反对、24票弃权,表决通过了关于修改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决定。这次修订民办教育促进法,增加了不得设立实施义务教育(小学及初中)的营利性民办学校等内容。

法制日报

根据2017年1月18日国务院印发的《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可以举办营利性民办高等学校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高中阶段教育学校和幼儿园

经济日报

经济日报

促进民办教育持续健康发展

www.gov.cn

北京时间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NYSE:RYB)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晚上22:05分开盘后大涨,盘中最高涨至27.60美元,截至收盘报25.90美元,按照发行后总股本2866万股计算,红黄蓝教育市值已接达7.42亿美元。

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

红黄蓝成功登陆美国纽交所

finance.sina.com.cn

据了解,吉林四平红黄蓝幼儿园在2015年也发生过一起虐童案,涉案的四名教师后以虐待被监护人罪追究刑事责任。其中,受害方又提起民事诉讼,相关案件在11月17日一审判决。

央视新闻

在吉林四平发生的虐童案中,十余名儿童被针扎、恐吓虐待。受害家庭将四平红黄蓝负责人和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红黄蓝)告上法庭,请求赔偿误工费、心理辅导费等损失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 其中一份判决书显示,四平铁西区法院一审判决四平红黄蓝赔偿受害儿童高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驳回其他赔偿请求。 法院认为,北京红黄蓝与四平红黄蓝是特许加盟关系,四平红黄蓝是独立民事主体,北京红黄蓝在该案中不应承担民事责任。"

澎湃新闻

2017年11月,红黄蓝旗下幼儿园连续曝出虐童事件。11月22日,多名北京幼儿家长反映,北京市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被老师用针扎、喂成分不明的白色药片,并提供了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目前,多部门正联合对此事件进行调查,是否存在虐童及猥亵情况仍待调查取证。刚刚在美股上市的学前教育公司红黄蓝教育(NYSE:RYB),被推到风口浪尖。

澎湃新闻

红黄蓝幼儿园事件迅速引发了美国法律界关注,11月24日,RYB Education, Inc(NYSE:RYB)股价大跌38.41%。 美国罗森律师事务所(Rosen Law Firm)和美国成美律所事务所是最早宣布正式调查的两家律所。多家纽约律所开启红黄蓝集体诉讼调查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多家纽约律所开启红黄蓝集体诉讼调查

m.21jingji.com

2017年11月24日晚间,红黄蓝宣布了5000万美元股票回购计划,并于24日晚8点30分召开投资者电话会通报阶段进展。 电话会上,红黄蓝负责人史燕来介绍,红黄蓝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当天配合警方提供了所有的监控资料及设备,涉事的相关老师也马上停职,接受调查。 据 CFO 魏萍介绍,红黄蓝针对此次事件所采取的措施包括:第一,组建由独立董事领导的应急小组,进行全面自查;第二,升级监控系统;第三,计划引进第三方监督体系,邀请家长到幼儿园查看监控录像;第四,指派全职的首席安管管理官。 园方认为:警方的调查最坏的结果将是,这次事件会被认定为一起独立的、红黄蓝旗下一个项目的员工做了坏事。如果结果真是如此,当事人和红黄蓝都将负起相应的责任。并称红黄蓝的战略不会因此次骚乱(注:魏萍原话用词“turmoil”)而改变。红黄蓝的战略始终围绕着孩子,为孩子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经济观察报

红黄蓝事件爆发后,社会各界对国民基础教育是否应当坚持非营利性展开讨论。微信公众号“太阳照常升起”就撰文表示,呼吁相关部门以红黄蓝事件为契机,尽快重新启动对相关立法的评估。建议明确在国民基础教育领域(包括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教育),应当坚持非营利办学。而民办的非营利学校不是指学校不能赚钱,而是作为非营利法人,没有股东,创办者作为管理者可以拿取薪酬,但不能分配利润,最关键的,资本压力不会传导给教育者

微信公众号:太阳照常升起

为什么应当坚持国民基础教育的非营利性

mp.weixin.qq.com

11月28日,北京朝阳警方通报红黄蓝幼儿园事件调查情况,称涉事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女,22岁,河北省人)用针扎的方式“管教”幼儿,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调取的视频监控因多次强制断电已损坏,仅恢复了13小时的视频;此前在微博发布“群体猥亵幼童”等不实内容的网民刘某被行政拘留、李某某在个人微博公开致歉;部分幼儿家长承认“喂食药片”“脱光衣服检查身体”等言论系编造。

平安朝阳

平安朝阳

情况通报

weibo.com

针对北京市朝阳区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发生的“虐童事件”,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12月29日通报称,已对该园教师刘某某以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批准逮捕。

中国新闻网

2018年5月29日,检察机关就北京市朝阳区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向法院提起公诉。最高检未检办主任郑新俭表示,办理案件后,检察机关还会同主管部门对案发学校进行安全检查整顿,帮助学校完善安全管理制度。

正义网

2017年,红黄蓝虐童事件爆发后,在美股上市的红黄蓝教育股价暴跌。2017年11月24日收盘价16.45美元,跌破发行价,较前日26.71美元跌幅超40%。不过,时隔半年后,红黄蓝股价已从2018年6月起迅速回升,6月20日达到23.1美元,创虐童事件后的股价最高点。

南方都市报

2017年末微信公众号“太阳照常升起”曾撰文提出“尽快启动相关立法的评估,建议国民基础教育领域应坚持非营利办学”。2018年8月,该号发文称“该文后来经由两个渠道,以内参形式呈递决策层”。 2018年3月2日,国务院将《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列入本年度国务院立法工作计划。4月20日,教育部就《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8月10日,司法部就《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上述修法草案,用一句话做整体评价:严格区分营利和非营利,强调国民基础教育的非营利性,切断营利与非营利教育之间的套利机制,抑制资本对教育的危害。我们可以作出的基本判断是,中国过去几年的教育资本化,将会开始逐渐退潮。

微信公众号:太阳照常升起

修法提速,中国教育资本化退潮

mp.weixin.qq.com

《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的调整超出了许多投资者的预期,并引发了资本市场的恐慌性抛售。民办教育行业集中度低,成规模的教育集团少,各大教育集团以兼并收购作为主要的扩张方式,而《送审稿》的新增内容引发了市场对于民办教育机构横向并购行为将受到更为严格监管的担忧。

经济观察报

2018年11月15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该意见强调了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并要求遏制过度逐利的行为。“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重要的社会公益事业。” 此次党中央和国务院的若干意见提出一系列关键性治理措施,对于公立及非营利性幼儿园,“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协议控制”等商业控制手段被逐一禁止,而对于营利性幼儿园,则提高了准入门槛,要求取得“省级示范园资质”,并切断了营利性幼儿园开展直接资产证券化的路径。

新华视点

新华视点

新华时评:办幼儿园不是为了发财的

www.xinhuanet.com

在国务院发布“民营幼儿园上市禁止令”后,红黄蓝公司管理层已经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意见规定,将做出策略性调整。短期股价可能会有一定波动,是否撤出幼儿园上市资本,要等政策进一步安排。 周四美股开盘,红黄蓝大跌32%,三分钟内跌幅扩大至53%,日内两次经历熔断而暂停交易。盘中,红黄蓝最低跌至6.7美元,最终收跌52.97%,报7.83美元。

华尔街见闻

11月17日,红黄蓝股价暴跌后,微信公众号“太阳照常升起”再次撰文,发表对此次政策出台的看法:“从去年以来的修法和发布的新规来看,我最初的建议,基本都得到了采纳。我认为自己的建议确实对相关政策产生了直接影响。或者说,我的建议与可能决策层的某些考虑具有一致性。 无论如何,我认为这是一个比之前正确得多的方向。新的一页,已经开始了。”

微信公众号:太阳照常升起

作为红黄蓝暴跌的“始作俑者”,我想讲两句

mp.weixin.qq.com

11月19日,红黄蓝副总裁张帆回应学前教育新规,“我们这几天也在开会对政策进行研讨。这个研讨是针对文件本身,政策解读需由权威部门进行解释。”至于红黄蓝后续业务布局上会不会有调整,张帆表示,有待后续的研究,不过,红黄蓝并没有退市的想法。

澎湃新闻

11月28日,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副司长姜瑾表示,坚持学前教育的公益普惠的基本方向,这是我们未来学前教育发展的一个基本遵循,从学前教育公益性的根本属性出发,办幼儿园就不是办企业,办幼儿园如果在资本的逐利性和学前教育公益性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坚守的是儿童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应该把儿童的生命和健康,把学前教育的公益性放在首位,来优先保障学前教育的公益性。

中国新闻网

虽然红黄蓝宣布已暂停加盟业务,但实际并未终止。根据该集团公示的二季度财报显示,本应是在业务暂停中的红黄蓝加盟园所数量在2018年1-6月仍在增加;而在最新的三季度财报中,红黄蓝CFO魏萍表示,未来旗下幼儿园可能会提供普惠性的服务,并认为新政策仅会在短期内影响营收和利润。

界面